主页 > 生物媒体 >37死16伤‧魂断云顶山谷哀 >

37死16伤‧魂断云顶山谷哀

37死16伤‧魂断云顶山谷哀(吉隆坡22日讯)儿子疑在废矿湖溺毙,饱受丧子之痛的65岁母亲石瑞娇独自搭巴士上云顶散心,下山回家时搭上死亡巴士,追随亡夫和爱儿赴黄泉。石瑞娇的丈夫于3年前中风逝世,上週二,她的长子郭仁志(39岁)驱车去附近银行提款后失蹤,两天后的週四被民众发现他在吉隆坡批发公市对面的斯里慕尼废矿湖毙命。家人怀疑路郭仁志遭人劫杀后,再弃入湖,并将遥控船丢进湖中,製造假象,但警方调查显示此案没有刑事因素。情绪低落没胃口吃东西石瑞娇的女儿郭莉霞(36岁)週三晚上在医院受询时说,母亲因为哥哥疑遭劫杀后,情绪非常低落,甚至没有胃口吃东西。她透露,母亲偶尔会独自搭巴士上云顶游玩散心,或找孩子陪伴到云顶过夜,因此,母亲在家人劝告下于週三独自搭巴士上云顶吹风散心,没想到母亲一去不返。相约友人出游共赴黄泉54岁的死者石瑞珍(来自怡保)5天前与8岁的孙女庆祝生日,一家人乐也融融,不料她这次相约友人到云顶游玩,双双发生车祸逝世共赴黄泉。死者的媳妇孔美华(29岁,来自雪州迪沙八打灵)在太平间接受访问时说,家婆前天才从怡保参加亲戚的大寿,之后约了一名好朋友到云顶游玩。她难过地说,家婆偶尔会与朋友上云顶消遣。死者的儿子是从母亲的样貌和衣服确认身份,领尸后,遗体会送返怡保家乡安葬。儿在外国赶回奔丧死者石瑞珍(53岁)的媳妇在怡保受访时说,家婆于週一与朋友一起上云顶游玩,打算住两晚,週三下山準备返回吉隆坡。她说,她正準备前往医院认领家婆的遗体,然后将遗体运回家乡霹雳州端洛百利新村办理丧事。她指出,家婆育有两名儿子及一名孙子,其中一名儿子在外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才能赶回来奔丧。家人目前正在等待这名儿子从外国赶回来后,才为家婆办理丧事。“家婆在过去一年来都与我住在吉隆坡的住家,并在一间餐馆打工。”老翁临出事曾联络女儿62岁老翁叶兴(译音)单独前往云顶消遣,临出事前还曾与女儿联络,岂料不久后便魂断谷底。死者的女儿叶小姐指出,父亲生前住在甲洞旺沙柏迈,是一名退休人士。父亲週三早上11时搭巴士上到云顶,中午还与她联络,说好下午约4时许过来她的店,但是不见人影。“我以为他有事做所以没来找我,直到傍晚约6时,看到巴士坠云顶山谷的案件,即刻联络父亲却不通。”她和家人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危,去双溪毛糯医院了解情况,在确定没有他父亲的资料后,凌晨赶到中央医院太平间。医护人员给他们看罹难死者的照片,她找到父亲,并前往认尸。她指出,父亲平时会与朋友上来云顶消遣,有时会自己驾车,有时搭巴士或缆车。案发当天,他单独搭巴士上云顶。叶小姐与两名弟弟週四下午3时15分,在道士的陪同下前来现场进行招魂仪式。上云顶接女友下山情侣断魂谷底大学生情侣同时魂断云顶公路!来自淡边的22岁大学生佘振鑫特地从新加坡赶回国,为了接送在云顶打假期工的22岁女友关沁颖,家人曾劝他不要到云顶,可是他坚持要见女友,双双坐巴士下山出意外毙命,与家人阴阳相隔。死者的姑姑佘瑞英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接受记者访问时透露,其侄儿振鑫在出事前几天与家人及哥哥到新加坡,为哥哥的婚事提亲,之后回到柔佛淡边,再匆匆乘车赶到云顶接女友。她说,振鑫的父亲曾阻止他到云顶,认为他这幺匆忙,担心他有危险。“可是振鑫却不听,坚持要赶到云顶接女友。”她指出,振鑫于週二抵达云顶,週三与女友一起坐巴士下山,奈何却发生意外,与女友双双毙命,令家人难过不已。死者的大嫂甄宝瑛(28岁)则透露,死者与的同龄女友关沁颖在万宜博大就读电脑系,其女友趁放假到云顶打假期工,担任销售员。“案发前一天是她工作最后一天,小叔特别从谈边赶去接他。”她说,其家人週三一直联络不上振鑫,看了电视新闻后才获知噩耗,马上从淡边赶来吉隆坡,也联络上小叔来自柔佛昔加末的女友。吴姓好友说,当他获悉云顶巴士意外新闻后,还不知道振鑫在巴士上,直到晚上,其家人致电询问振鑫下落,才知道振鑫出事了。“在知道振鑫出事之前,我们一班好友不停祈祷,希望振鑫迟上巴士或者改搭其他巴士。”关沁颖多留一天遇死神到云顶打假期工赚外快的关沁颖(22岁)在结束两星期的工作后,逗留在云顶等待男友佘振鑫,游玩一天后才下山。死者父亲关志强(53岁,割胶工人)告诉记者,女儿很乖巧,在博大就读电脑科系,每次学校放假,都会相约一班朋友打假期工,这次也不例外。他说,沁颖在5名姐妹中排行第二,在大学读了两年。“案发前一天,她曾致电给另外一名女儿告知已经结束工作,会逗留一天等待男友。”他还说,案发当天下午3时,女儿致电沁颖,却无法接听,以为她的电话有问题,就致电其男友,同样没有听。“直到晚上我们看电视新闻获悉云顶巴士坠入山谷,非常紧张,隔天早上马上从昔加末前来吉隆坡。”关志强与妻子、女儿及数名亲友抵达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认尸,认出是女儿,“她的脸部、眼睛有多处明显的伤痕。”死者母亲及姐妹在认尸后,情绪失控大哭。母哭喊:把孩子还给我死者母亲在太平间不断哭诉,振鑫是一个大好人,从小脾气温和及乐于助人:“上天把孩子还给我啊!我把孩子养得这幺大……”,一旁的小女儿不停安母亲,仍无法停止她的哀痛。佘振鑫修读电脑科学系二年级,与女友是就读博特拉大学(U P M)时相识,已交往一两年,他自小成绩优异,经常获得奖学金升造,他十分踊跃参与课外活动,也是大学的圣约翰分会主席。头部严重受创及颈部受伤致死的佘振鑫在5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4,其的父母、两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姐姐、哥哥、叔叔及姑姑等人週四早上抵达太平间,难忍伤心之情,相拥痛哭,场面令人难过。【大事件:巴士云顶坠山谷】‧2013.08.22

相关推荐